设为首页加入收藏
图片
新闻搜索
新闻正文
忠孝双全的乔福生
作者:房桂花    发布于:2017-06-13 07:03:10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1999年,我从襄汾县文联主办的《丁香文化》报刊上看到一篇散文《为母亲洗脚》。作者乔福生朴素的语言、真挚的感情深深的打动着我,给我留下了美好而长久的记忆。

在这篇散文中作者写到:“……母亲今年八十又二,去年冬天一场大病,从此再也没能下炕。吃喝拉撒全由在家的两位弟弟承担,缝补浆洗则由姐姐隔三差五地回家侍侯。我因长年在外工作,有时星期天回家总是急急而回又匆匆而离,在母亲身边顶多也就三两个小时。身为长子,我常常为不能在母亲晚年的床前行孝感到愧疚,总觉得欠她老人家的太多。幸好,今年五一放假七天,我终于有时间回家侍候母亲。那天晚上,我洗过脚,刷过牙正准备睡觉,忽地想起应该趁这个机会给母亲洗一次脚。我站在母亲炕前,说明用意,母亲却说:‘我的脚净净的,有什么洗头?’我随即回话:‘你不是常说热水洗脚顶住吃药吗?’母亲不语,稍停片刻后又说:‘要洗也等你姐姐来后洗,我不用你。’都七老八十了,还歌多(襄陵人口语歌多就是挑剔的意思,实际是母亲不愿让儿子为她洗脚。)谁洗不一样!我这句责备中充满着痛爱,流露着儿子对母亲的无限亲昵的话语终于说服了母亲。于是,我在炕沿下放好凳子,端来多半盆兑好的热水,扶母亲坐起,再扶到炕沿。这时,母亲嘴里还在不停地唠叨:‘净净的有什么洗头。’我一边帮母亲挽着裤腿,一边帮她脱着袜子,当我发现从裤腿中脱落的一层白白的皮屑时,才知道母亲长时间没有洗过腿脚,我深感作为儿子的失职;当看到母亲的双脚时(这是我平生第一次真正地见到母亲的脚)我不禁一惊,只知道母亲是大脚,却从不知母亲的脚原来还这样的畸形:两个大拇趾分别向外弯曲着,压在二趾的上方,活像孩子们玩“顶牛”时一个膝盖压着一个膝盖的样子。我内心一阵酸痛,问是咋回事?母亲说:这都是小时候你姥姥非让我缠脚害的。这就是我50年来笫一次为母亲洗脚,也是我对母亲为我洗过千百次脚的第一次回报。

乔福生,19468月生于襄汾县襄陵镇东街村、中共党员、毕业于曲沃县农业技术学校,19683在洪洞良种场参加工作。其间,他还当过工人、农业局干事、种子检验员。1982年返回良种场任场长,任良种场棉花原种场场长;1984年任洪洞县淹底乡乡长;1986年任襄汾县古城镇镇长、党委书记;19906月任襄汾县民政局党支部书记兼第一副局长;1997年元月任民政局局长。2002年退居二线:20088月退休。

乔福生同志爱好文学创作,是临汾地区作家协会会员、山西省散文家协会会员。他曾写有《给母亲洗脚》、《女儿曾说不会教书》等十几篇美文;他写的《拾红薯的回忆》被录入临汾地区建国五十周年《优秀散文诗歌选》:他的《采访刘金中》于200010月被评为“孺子牛”杯一等奖;《回报母爱》于20016月被评为“农行杯”特等奖。乔福生在职36年,一贯对党忠诚、负责。多次被评为省、市、县的先进单位和先进个人。

乔福生退休后,他没有坐着吃闲饭,做好两件两大事成为他退休生活的全部内容:

一是有充足的时间和在农村的弟弟轮换着伺候母视;二是不断的接受各单位的邀请著书立说。

乔福生母亲刘玉梅201799岁。1998年秋天,患上老年痴呆。长期服用镇静药,使老人失去行走功能,从此长期卧床,不能站立。老年痴呆症也称老年精神病,有时狂燥不安,行动无控制、喜怒无常、胡说乱骂,一天两夜不睡觉;有时恐惧,幻听幻觉,怕这怕即,凝神凝鬼,睡了一天两夜不醒……为治母亲的病,乔福生去过县、市两级精神病院,医生的结论只有一个:这种病目前尚无法治疗,只有长期靠药物控制、生活上倍加照顾、精神上不要再受打击。

 

刘玉梅在文化革命中因受丈夫问题(四清冤案,1979年巳平反)牵连,思想遭受打击,精神上受到伤害。

面对这样一个老妈该怎样护理?对乔福生来说真成了一大难题。他不愿让母亲住精神病院,在那种哭笑怒骂、抑郁不语的环境中生活。他决心把老妈安顿在家里疗养,姐弟们轮换侍候。

这一亲自伺候就是19年。他虽是男人却十分细心,每天给老妈做饭、洗衣、洗尿布、定期洗脚,晒被褥,家里收拾的井井有条,常年卧床的病人家里却没有一点异味。每天基本两顿饭,早饭他给老妈的蒸一小段山药、一小块红薯或一块南瓜、一个鸡蛋、喝一小碗米汤,吃一块馍,一小盘菜。他说病人的饭更要多样化、科学饮食,山药养胃,红芙预防便秘,小米汤是最养人的。多年来证明饮食多样化对老人健康很有好处。

中饭母亲喜欢吃面,乔福生年轻时学过做饭,有一手很好的厨艺,现在侍候母亲正好派上了用场。一周的中午饭不重样,包子、饺子、炒大米、菜卷、花卷他都会做。

在伺候老妈的19年中,乔福生处于有喜悦、有委屈、有为老妈难过、或多种感情的交织之中。比如说这顿饭可口、心请也好,老妈脸上出现笑容时,乔福生七十多岁的人啦,也会像孩子一样笑着。老妈犯病了就哭就骂就摔东西时,他更像一个孩子陪着母亲泪水涟涟。五年前老妈己经不认识他了。问他你是谁?为啥伺候我?时,他觉得委屈,伺候老妈一场,她竟然都不认识我。

我问乔福生:你这个人爱干净也是出了名的,你老妈这大小便你怎么处理?”

他说:“年纪大了,我为老人准备了3个便盆,有时需要大便就用大的、有时较长时间没小解就用2号大的,老妈身体没劲时就用最小的。我都给她放在手边,方便她取。一个多么细心、多么耐心的儿子啊!在他的精心照顾下,老妈竟然能活动99岁高龄,这难道不是一个人间奇迹吗!

乔福生爱好文学,有一定文字功底,离岗之后,他先后参于了县政协文史资料《晋商专辑》、《财税专辑》、县老促会(退休后乔福生担任县老促会副会长)《襄汾革命老区》、县志办《襄汾县志》(2005年版)、民政局《民政大典(辞系)》、县民盟《襄汾县民盟志》、县卫生局《襄汾县卫生志》、县交通局《襄汾县交通志》等志书的编写。特别是20062010年襄汾县志编撰过程中,他有幸接受了省、市修志专家的多次培训,具备了一定的编写志书的专业知识和经验。

作为一名共产党员,不忘初心,他退休不退职,再为国家做些贡献。同时又面对常期病人,孝心使他让别人伺候他还不放心,怎么才能都兼顾呢?怎么才能忠、孝双全呢?他想了又想,他向县志办等单位的领导提出了自己的困难。这些单位为了发挥乔福生的才能,又不耽误他伺候母亲,县志办主任张俊义专为他定了特殊的规定:所有同志都集体办公,唯乔福生可以把资料带回家,文章写好后再送回,每周参加一次例会。

这样特殊的安排和照顾,既能侍候老人又能编撰县志。他是一个非常知足的人,越是对他宽松,他越觉着肩上担子的沉重,这里用“不待扬鞭自奋蹄”来比喻他的工作状态可能最为确切。在侍候母亲的日子里,白天,在照顾好母亲的吃喝拉撒、母亲睡着的间隙,便是他编写、校对县志的时间。为如期完成任务,他常常晚上熬夜到十一、二点,甚至更晚。2007年秋冬之交,家里尚未生火炉,长时间全神贯注地伏案久坐,使他忘记了披件衣服,一股股寒气从背部侵入,他开始不停地打喷嚏,第二天便感冒发烧了。但当他看到完成的一页页初稿,欣慰的情绪使他顶住了周身的疼痛。孝母、忠职使他人生更有幸福感。

人常说:“自古忠孝难两全”。退休干部乔福生却用自己的行动将古人的这句老话改写成:“只要真情在,忠孝可两全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房桂花

图片
脚注信息
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13-2014 中共襄汾县委老干部局